内蒙古本土财经资讯阅读倡导者 |

微信

更多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文章 >>要闻

被“爸爸们”“抛弃”的85后内蒙古富二代

编辑:刘思琪 时间:2020年12月09日 来源:综合自媒体
导读
过不好这个圣诞的不只沃森生物的投资者,还有仁东控股的。12月7日,仁东控股全天跌停,而这已是公司11月25日至今股价连续第九天跌停,引得仁东控股吧内投资者一片哀嚎。

过不好这个圣诞的不只沃森生物的投资者,还有仁东控股的。


12月7日,仁东控股全天跌停,而这已是公司11月25日至今股价连续第九天跌停,引得仁东控股吧内投资者一片哀嚎。


“如果还继续跌,我的融资盘穿仓倒欠券商了,这个钱还不用还?”


image.png


“之前赚钱了没走,这次栽了;人到中年清零。”


image.png


也不能不让人唏嘘,毕竟,仁东控股曾是一只大“白马股”,而背后的霍东也来头不小。


9连跌停户均巨亏一辆豪华宝马 


独董也不干了


12月7日,仁东控股全天跌停,这已是仁东控股第九天跌停,至此仁东控股总市值已经跌至131亿元,市值缩水224亿元,11月20日时总市值高达355亿元。


据统计,仁东控股股东人数中报有6638户,三季报有13090户,以此估算,11月20日至今12月7日的12个交易日内,仁东控股股东平均每户亏损171.5万元,价值超过一辆豪华奔驰或宝马。


image.png


也不能怪投资者贪婪,如果从2019年的14元算起,涨到最高64.72元,股价涨幅高达4倍以上,2020年从16.74元算起,涨幅也在4倍左右,仁东控股看起来是只牛股,不仅在涨幅上表现优异,从股价上涨的斜率来看,沿着5日线稳健上涨,几乎没有涨停,也没有明显放量,换手率长期维持在1-2%之间为主,是具有明显的长期资金运作的牛股特征。


而这一跌,不仅让投资者想逃而逃不出,也导致了公司独立董事的出走。


当日晚,仁东控股发布一份公告,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12月4日收到公司独立董事柴晓丽女士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原因,柴晓丽女士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职务,同时辞去公司薪酬与考核委员会主任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柴晓丽女士辞职后不在公司工作,也不再担任其他职务。


但由于对公司独立董事占董事会人数的比例有规定,柴晓丽女士的辞职会导致公司独立董事占董事会人数的比例低于法定要求,因此柴晓丽女士的辞职报告应当在新任独立董事填补其缺额后生效,在新任独立董事就任前,柴晓丽女士继续履行职责。公司将尽快履行相应程序补选独立董事。


值此之际,独董辞职不干,自然难免引起市场哗然。


连跌或与变动控股股东


实际控制人生变有关


市场人士认为,仁东控股连日大跌也许是日前发布的“公司权益变动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引发的。


据11月18日公告显示,2019年7月29日,仁东控股原控股股东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动人与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科金集团”)签署了委托管理协议。协议生效后,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海科金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


到11月14日时,上述协议已经履行满一年。


这代表着作为国企的北京海淀国资退出后,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仁东信息,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霍东。


有趣的是,托管协议于于2019年11月15日正式生效,此后仁东控股便开始了股价上涨之旅,但是11月18日,结束托管的公告一出,股价出现最后上涨以后,就开始见顶下跌,接着就是加速下跌,直至这几日的连跌。


不能不说,这似乎有点过于巧合了。


实控人霍东何许人也?


很难想象如此庞大的仁东控股背后的实控人霍东还如此年轻。


霍东出生于出生于1987年,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父亲是曾经的内蒙古首富、中国庆华创始人霍庆华,据说霍东的母亲也不简单,其家族早年在宁夏、内蒙古等地长期从事能源开发、加工等业务,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


2010年开始,霍东就在父亲的公司中国庆华集团工作,历任青海庆华矿冶煤化集团、新疆庆华能源集团、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高级管理人员。


image.png


霍东


但霍东不安于坐等接班的未来,2017年,霍东创办霍东创办正东致远(天津)实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亿元,经营范围为技术推广服务、电力设备销售、房地产开发、商务信息咨询、企业管理咨询等。也就是仁东系开端,之后霍东注册成立仁东集团,100%持股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北京仁东实业有限公司、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的股权。


霍东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组建起规模如此庞大的集团,除了首富父亲之外,还获得了岳母的资金支持,霍东岳母张淑艳长期参与国内大中型房地产开发项目,目前控股某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此外还投资了境内多家公司。


image.png


霍庆华


背靠资本雄厚的家族,但也难掩霍东毒辣的投资眼光。


在完成仁东集团的组建之后不久的2018年2月,霍东通过内蒙古正东云驱科技有限公司受让民盛金科10.77%股权,耗资约13.03亿元,且接管其他投资者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对应的表决权,一举成为民盛金科的实际控制人。


这家叫民盛金科的上市公司,更名前叫宏磊股份,宏磊股份于2011年登陆资本市场,主要的营收来自漆包线和铜管。但这家公司上市之后,其关联方资金占用等违规情况陆续出现。


上市不到三年,宏磊股份收到浙江证监局的行政监管决定书,认定作为上市公司实控人也是违规占用资金的主要决策人、操纵者,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不适合继续担任上市公司高管。


于是,2017年3月,宏磊股份通过股权变更和资产置换后完成“卖壳”,正式更名为民盛金科,公司主营业务转型为第三方支付等金融科技相关业务。


此时霍东介入,2018年6月,民盛金科公告,宣布董事会换届选举,提名霍东等人为公司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同年8月,民盛金科更名为仁东控股。


霍东一战成名。2019年,霍东以27亿元财富在胡润80后白手起家中国富豪榜上位列第40名。


之后,霍东以仁东集团为平台,先后参与多个不良资产的破产重组项目,曾与中植集团共同参与垃圾分类龙头小黄狗科技公司的重组项目。


但在霍东忙于重组的时候,也出现了一些资金上的压力,为了解决这一困局,霍东通过出让控制权给海科金集团来换取国资的资金支持。


托管协议中显示,股权委托方仁东信息每年需向海科金集团支付2000万元托管费,但同时海科金集团会向仁东控股提供资金支持。


这也就是为什么,仁东控股被托管给海科金集团的原因,一定程度上,这也是造成今日连跌的原因。


而11月18日的公告,似乎在昭示着北京国资委不会接盘仁东控股,可谓成也萧何败萧何。


回过头来,看霍东的首富父亲。庆华集团连连暴雷,目前霍庆华夫妇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霍庆华家族的能量每况愈下。今年4月,庆华集团甚至登上了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


昔日首富父亲现在自顾不暇,而资本市场里的“爸爸们”也在抛弃霍东,空留一地鸡毛。

声明:
①本站遵循行业规范
② 如果对本站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内蒙古财经网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合作伙伴 | 服务条款 | 广告业务

©CopyRight 2017-2021 内蒙古财经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2780772194@qq.com(欢迎投稿 )

蒙ICP备20003029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开山科技

本站郑重声明:内蒙古财经网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